【日劇】ROOKIES(第九話):甲子園預賽的前夕。
【日劇】ROOKIES(第九話):甲子園預賽的前夕。

這集在整套劇來講,算是稍嫌平淡的一集,原本覺得跟主題沒啥關係,但原來也是預留一個在最後一集才會出現的伏筆…(這不是爆雷吧XD)

對二子玉川隊的成員來說,戰勝黑目川等同是戰勝過去,但在不瞭解他們的外界眼光中,還是對他們充滿著批判的味道,要如何勇敢面對明天?其實每天都有不同的艱難試驗在等著他們,而在這過程中,多少也帶給了我勇氣和鼓舞,我想,這就是我為何會如此喜歡這套劇的最大原因吧!(笑)


自從與目黑川比賽取得勝利後,二子玉川隊也開始了幾場練習賽,取得二勝一平的好成績,看來隊員們的實力越來越強,向甲子園前進的夢想也更加靠近了!

但二子玉川隊為了曾「匪類」的過去,還是吃了不少苦頭,校長與某部分老師們冷嘲熱諷,並且不斷懷疑棒球隊的決心,幸好川藤老師還是以一貫的態度支持他們,隊員們也以後悔和反省的決心,認真在過每一天!

只不過已經改變的棒球隊,還是揹負著許多包袱,考驗接踵而至,首先,就是一年級學弟的不斷挑釁。
因為棒球隊之前是著名的一惹就發火,所以帶頭的上阪才會轉學到這間學校,他想要藉由打倒棒球隊,使自己得到一舉成名的好機會,他的目標是要「稱霸東京」,但他來得太遲,二子玉川隊早已經改變,安仁屋甚至還提出忠告,要上阪隨便找一個會讓自己熱血起來的東西(笑),不要再這樣下去了。
(大家在討論這件事時,只有平塚一個人在苦練他的簽名XD)


以暴力為武器的上阪怎麼可能聽得下去?所以他集合了一班不良學弟,想要去探探棒球社的底,首先,就是去破壞練習場,等同是當面向棒球隊宣戰一樣。
而在那個早上,恰好也是甲子園預賽抽籤的日子,由隊長御子柴和經理塔子前去參加,在之前,每個人還都到了神社祈禱一切平安(塔子借了一塊錢給平塚,他的臉好可愛。),沒想到抵達會場,當二子玉川的校名一出現,現場所有人都開始議論紛紛,覺得上次因暴力事件退出的他們如果能自動消失就好了,甚至還有人對著御子柴說,別弄髒我們的甲子園!的惡意言詞,御子柴原本就是個極度壓抑的人,所以他雖然十分在意這樣的敵視,但他還是不想說出來讓大伙不開心甚至是難過,便默默地忍受這份難堪,強裝不在意的神情,就只有在一旁的塔子,目睹了這一切的發生。



面對上阪這行人的公然挑戰,棒球隊的大家雖然很生氣,但還是忍下來,裝作視而不見般自動低頭將練習場整理乾淨(回到學校的御子柴看到這樣的破壞顯得更難過了,為什麼他們還是沒辦法逃開過去暴力的陰影?),無法得逞的上阪十分生氣,遂約了棒球隊的人來談判,御子柴壓抑了一天的情緒終於在這時候爆開,大吼著「給我滾出去!」,就在衝突一觸即發的同時,川藤出現了,可是他並沒有嘲笑上阪所謂「稱霸東京」的願望,反而希望他繼續努力,但使用暴力是錯誤的,應該是要找出別種方法!
上阪趁川藤不備就揍了他一拳,害得川藤當場血流如柱,隊員們當然很激動,看著這樣的大家,御子柴耽心他們又會回到以武力決解的時光,所以趕快要大家想著棒球這個夢想,但其實,現在的御子柴也只是在努力調適自己的心情而已,並沒有真正獲得平靜。
上阪他們越來越過份,竟然還跑去大肆破壞棒球部的休息室,甚至在那張追求夢想的海報上,寫下要他們露出本性的字眼!
看到這種情形的川藤當然不可能置身事外,因此他找上了上阪他們所在的地方,要好好勸告這些故意挑釁的孩子。
川藤看著上阪,告訴他,棒球隊的大家已經改變,因為他們找到了夢想,而上阪的夢想並不可笑,但社會裡是有規則的,只有遵守規則,實現夢想,才能夠稱作稱霸!
上阪聽後就開始生氣動手,他才不想守什麼規則呢!但這次的川藤老早已有防備,他輕易地化解其攻勢,並沉穩的說:

「擁有夢想的人,眼中應該更加閃耀才對,你對夢想的虔誠還不太夠。」

只是話已至此,上阪有辦法聽進去嗎?

在夜裡,御子柴默默盯著那些被破壞的器材,看見他這副模樣的川藤,也察覺了其不對勁的地方,果不其然,御子柴終於忍受不住心裡的苦悶,對川藤說出他的痛苦。


「老師,我們可以打棒球嗎?我們有資格去甲子園嗎?」

「到底為什麼會這樣?」

「大家都拚了命在努力,是真的想進軍甲子園,然而,還被人說要永久禁賽,不要弄髒甲子園,還有故意來找碴的,沒有人把我們當作一回事,無論我們怎麼努力,那件事一直纏著我們,這就是周圍人看待我們的眼光…」

「老師,到底什麼時候我們才能從那件事裡解放出來?什麼時候才能自由?果然,那是不可能的,本來我們就沒想過那麼做,只要大家能在一起打棒球就好了,我們太貪得無厭了…」


因為一直壓抑,所以最後變得十分悲觀的御子柴說著這些喪氣的話,彷彿前途黯淡無光一般淒慘,想必這些壓力已經讓他快要喘不過氣來了吧!不過所謂好事不出門,壞事傳千里,群毆事件鬧那麼大,當然不可能馬上被遺忘,二玉子川棒球隊是絕對逃不過世人異樣眼光的,個人很喜歡川藤鼓勵御子柴時所說的話,當遇到困境時真希望也能夠有這樣一個人鼓舞著自己啊!



「以前的你們或許是如此,但是現在不一樣了,現在的你們可以笑著畢業。」

「都盡全力了,怎麼可以放棄。」

「即使這樣都不放棄的人才能贏到最後!」

「你有扶持的朋友,一起努力的日子,御子柴,這就是考驗!」

「考驗只會去找能夠戰勝他的人。」

「我想支持的,是掙扎、痛苦、煩惱過,還力爭上游的你們!在我看來,你們的眼中閃耀著光芒,只要看著你們的眼睛,周圍的人們一定能夠理解。」

「九局下半,二人出局,滿壘,是反敗為勝的機會。」


經由川藤的鼓舞,和伙伴們陸續進來向御子柴保證自己不會衝動,這是他們給隊長的承諾,每個人都更堅定了追求夢想的決心。(除了平塚,一個人在草地上睡著了,沒人叫他..)



[因為叫別人別吵他,所以一直狀況外的平塚...]
誰知今岡在夜裡一個人默默躲起來練投球,卻被上阪這群人圍堵,隔天滿臉傷的他,當然引起大伙懷疑(除了平塚,人家說跌倒,他就信,跟他交朋友真的有點虧XD),後來今岡招了,並要大家就這樣算了,平常總是無害到幾乎不存在的今岡,真心的說他想參加比賽,因為自從上高中以來,現在的自己是最快樂的,大家一起打棒球吧,他也想試著走得更遠!原來在不知不覺中,就連最少參與其中的今岡也那麼渴望追逐夢想,由他嘴裡講出來顯得非常誠懇且動人。


[很心酸的笑點XD]
把他當兄弟的新庄怎麼可能讓自家人受此等委屈!所以他還是要隻身前往找上阪算帳!就在這個時候,御子柴擋住了門,不准新庄就這樣衝動行事,讓棒球隊那麼久的努力全都化成泡影!御子柴真的變得勇敢了,他不怕會被新庄揍飛XD,拚命擋住所謂的尋仇舉動,因為,前進甲子園的夢想,大家一個也不能落下!


雖然他們是忍住了,但上阪這伙人卻真的捉狂,拿著兇器就往棒球隊的教室直接挑戰,因為不能還手,所以大家便四處分散逃竄,但士可忍孰不能忍,尤其是動到最親愛的伙伴,再加上聽到對方說的,要把自己打到不能再打棒球的狠勁,為了保護自己,為了保護伙伴,最後棒球隊的大家輕輕鬆鬆就解決了這群弱雞(笑),最後,最大尾的上阪,當然是留給最利害的川藤老師來對付。

二人打得難分難解,川藤老師的頭甚至被打破了,但是他可能有練過鐵頭功(笑),沒多久就跳起來,要上阪如果真想打架的話就赤手空拳的來吧,他的力量是不會輸給他的。上阪愣住了,看著這樣的他,川藤反而笑著說「我明白了,為何你的眼睛渾濁無光,因為你的勇氣不足,你僅憑一己之力,沒有勇氣邁向自己的夢想!」



就如同之前棒球隊的成員那樣,被激怒的上阪衝上前去要給他一個教訓,川藤又開始散播起他的川藤症候群,一邊制服他,一邊說著:



「天助自助者,你放棄了的夢想,讓我來為你加油,放下兇器,夢想不需要兇器,要是你依賴它,只是自貶身價而已。」

「人們被世間的種種規則束縛得喘不過氣來,不遵守規則的人就活得快樂,然而遵守規則,循規蹈矩也是需要勇氣的。」

「不依賴他人他物,自己去闖一片天,也是需要勇氣的!」

「鼓起勇氣!有我在為你加油!往前衝吧!」

「別放棄,上阪。」
川藤最後溫暖地將被打敗的上阪拉起,直到這一刻,上阪才真正看出棒球隊員們眼中所閃耀的光芒,原來那是他一直以來,苦惱、追求,卻顯得遙不可及的東西。



不得不感嘆,川藤的直線球永遠都是那麼有效,因為,他是真心在替這些正在迷惘當中的孩子加油,雖然他說的言詞有點深奧,這些孩子並不是那麼容易瞭解,但他們的確接收到了川藤那炙熱的心意,就像在茫茫大海中的一艘孤船突然看見永恆明亮的燈塔那般溫暖,在這個充滿不確定性的時期,有一個這般能夠信任的人,真是一件十分幸福的事情啊..



因為打架事件,所有參與的人都被罰返家反省,但幸好反省期趕在預賽之前就結束(校長大概也不想丟臉吧,報名還沒參加XD),結束後大家自動到了隊長御子柴的面前請罪,畢竟他們最後還是動手了,但是御子柴沉默了一下,看著大家緊張的神情,就知道他們有多要緊伙伴之間的承諾,最後御子柴反而說,自己氣的是,如果現在有人受傷無法出場比賽怎麼辦…是啊,現在最要緊的,就是甲子園預賽!他們必須要全力以赴的勇往直前!

第一場預賽的對手是用賀,這次是否有機會雪恥?雖然有許多針對他們而來非議的聲音,甚至出場還被噓,但這群男兒根本不在乎!如何發揮最高能力,才是他們目前最重要的事情!



可以感覺出,他們的抗壓力更強了,真開心看到他們的成長。


[平塚事件紀錄1]

而平塚當然也沒忘記搞笑啦,學弟的目標從來就沒有他XD,自己聽到一點風吹草動,就跑去撞玻璃..

((空~盪))((有人!))(嚇到的老師)(白撞的^^)

 

.
創作者介紹

gvosrktjp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